纳指直播室,苹果谷歌微软都笑不出了

原创 admin  2021-07-05 16:42 

纳指直播室,苹果谷歌微软都笑不出了

拜登出手!美国富豪迎“巨大打击”

美国超级富豪避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面对富人们的花式避税,美国总统拜登正计划重拳出击。在美国财政部发布的一份长达114页的提案中,拜登已经瞄准了最富0.1%人群用来避税的两种武器。

拜登打击的重点对象之一是朝代信托(dynasty trust)。这是一种豪门可以用来福荫多代的工具,能够世代存在而不会产生赠与税、遗产税或代际转移税。

提案将迫使信托每90年为增值资产缴纳资本利得税。但这一计划短期内不会生效,根据条款内容,最早也要等到2030年12月31日才会征税。

曾在美国国税局工作的Andersen Tax LLC董事总经理James F. Hogan表示,这一变化将导致规划者重新思考这种策略。“当你知道无论如何都要缴纳所得税时,你真的会想用朝代信托吗?”

拜登提案另一个针对的重点是故意设缺陷委托人信托(intentionally defective grantor trust, IDGT),可以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免税转移给继承人。提案将在资产转移到某些类型的信托里或从某些类型的信托中分配时,征收资本利得税。

一位美国财政部官员表示,IDGT是一种常见但复杂的技术,可以让富人把钱从应税遗产中转移出来、让继承人受益。Bessemer Trust高级信托法律顾问Ronald D. Aucutt表示:

“将它从我们的武器库中剔除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Johnson Financial Group财富策略主管Joe Maier表示:

“这是真正会产生影响的东西,这将改变富人及他们顾问的焦虑状况,并真正改变政府获取的收入。”

鲸平台智库专家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拜登此举为了给美国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买单,更深层的意义或是为了提振美国经济。根据美国打击避税提案里的相关技术条款,它很有可能会严重破坏超级富豪一直惯用的一些避税方法。当前,拜登正在向避税超级富豪发起‘猛攻’,威力不容小觑。”

美国富豪避税花招远超想象

除了朝代信托和IDGT,美国富豪的避税方式还有很多很多,最近被大众熟知的一项手段是罗斯账户(Roth IRA),这是一种个人免税退休账户

而这种避税手段被大众熟知离不开硅谷风投大佬彼得·泰尔。美国国税局数据显示,泰尔的罗斯账户价值在2019年超过了50亿美元,而在1999年还只有区区2000美元。更关键的是,泰尔只需要等到他59岁半,也就是2027年4月再从他的账户中提现,就永远无须为这几十亿支付一分钱的税。

也许有人会问,美国政府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富人避税,不采取任何行动?

其实在1997年罗斯账户设立之初,美国政府就担心它会成为富人们的逃税工具,便阻止了高收入人群(单身收入超过11万美元/年)申请罗斯账户,但当时泰尔还不属于这部分高收入人群。

需要注意的是,泰尔的罗斯账户中几乎所有的钱都是来自对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自1999年之后,泰尔便不再向他的罗斯账户打钱了。投资复利让雪球越滚越大,账户里的钱也越来越多,从2000美元飙升至逾50亿美元。

巴菲特、贝佐斯等世界级富豪的税率惊掉下巴

美国超级富豪积累了大量财富,花式避税后的税率甚至让习以为常的美国人也惊掉下巴。

本月早些时候媒体公布了一份美国富豪花式避税报告,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股神巴菲特、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等都在列。

美国国税局(IRS)税务文件显示,在2014年-2018年期间,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共缴纳136亿美元联邦所得税。尽管这一数字看起来不少,但跟他们在此期间获取的财富相比,其实仅仅是九牛一毛,《福布斯》数据显示,这25人的财富在这五年间累计增加了4010亿美元。

也就是说,如果将他们每年缴纳的税款和同期财富增长的比值视为实际税率,那么他们的实际税率仅有3.4%。

具体来看,在这五年间,财富增长243亿美元的巴菲特仅缴纳了2370万美元的税款,实际税率为富豪中最低,仅为0.1%。身家涨了990亿美元的贝佐斯紧随其后,实际税率为0.98%。布隆伯格马斯的实际税率则分别为1.3%和3.27%。

纳指直播室,苹果谷歌微软都笑不出了 期货开户 第1张

美国超级富豪税率,来源:ProPublica

正是在合法避税堪称猖獗的背景下,拜登极力推动加税计划。目前的计划是让富人付更多的钱,拉平投资者和劳动者的税率,通过提高税率来增加对公司和富人的征税。

双支柱税改计划已获130个国家“力挺”

而从更大范围来看,加大征税力度已经成为全球性现象。新冠疫情给世界各地的政府预算都造成了巨大的财政窟窿,打击避税的势头正愈演愈烈。

就在7月2日凌晨,经合组织(OECD)发布公告称,目前已有130个国家支持“两支柱”税改计划,占全球90%的GDP,以及与会139个国家的绝大部分。

什么是双支柱税改计划:

一是要求大型跨国企业向实际取得利润的地区纳税,不论公司是否在该地区拥有经营实体,此举将有效遏制互联网科技巨头等跨国企业将利润转移至低税率国家以减轻税负压力;

二是设立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以确保各个国家之间不会通过“低税率竞争”扩大税基。

OECD表示,“支柱一”预计将在各个国家地区间重新分配每年约10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支柱二”则会新增每年15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并确保大型跨国公司在各地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款。

记者获悉,“双支柱”税改计划的框架设定等技术性工作预计将在今年10月完成,最快在2023年全面实施。

目前,仅有爱尔兰、尼日利亚、秘鲁、斯里兰卡等少数国家对实施全球统一最低企业税税率持有反对意见。

“毕竟,爱尔兰等国家一直是低税率政策的受益者。”一位长期研究全球税收政策的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爱尔兰采取12.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远低于欧盟美国的逾20%税率,吸引众多大型跨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将欧洲总部注册在爱尔兰。当前美国前10大互联网科技企业里,9家在爱尔兰设立了欧盟总部以减少税负压力。

在他看来,目前双支柱税改计划剩下的最大悬念,是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是否会引入G7国家倡导的至少15%最低税率。

“随着全球企业税最低税率实现统一,部分国家将不可避免地遭遇新一轮资本流出。”他指出。原因是跨国企业资金流向不再遵循各国税率高低,而是各国经济增长潜力,以及是否具备良好的营商环境,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储备、产业资源协同性等。

这位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认为,某种程度而言,美国或许会成为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实施的受益者——美国企业税率劣势被“消除”,加之美国政府采取更积极的财政刺激计划,将会吸引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将更多全球资金回流美国本土以寻找商业机会。

备受争议的“爱尔兰三明治”

苹果谷歌等6大巨头少交千亿美元税款

一直以来,众多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科技巨头)都将注册地设立在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成功规避巨额税收。

英国的“公平税务标志”(Fair Tax Mark)组织通过评估分析2010年-2019年期间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微软等全球六大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全球纳税情况,发现这段时间他们的纳税拨备金,与实际支付的税收相差逾1002亿美元,即六大互联网科技巨头通过将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等手段,少缴了1002亿美元应缴税款。

一位熟悉全球避税游戏规则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

“其中最典型的一种做法,就是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将欧盟总部注册地设立在爱尔兰,利用爱尔兰12.5%的低税率减轻缴税压力。这种操作也被称为爱尔兰三明治。”

甚至部分互联网科技巨头还玩成了新花样,比如谷歌开创了“爱尔兰-荷兰三明治”的双重避税方法,即将大量利润在两家爱尔兰子公司与一家荷兰子公司之间来回转移,利用两国不同的缴税政策与税率,最大限度减少自己的缴税压力。

微软则将这种玩法移植到百慕大群岛等避税天堂。2020年,微软在爱尔兰的子公司Round Island One创造约3150亿美元利润,相当于爱尔兰GDP的约3/4,因为其注册地在百慕大群岛(百慕大群岛不征收企业所得税),无需缴纳相关企业所得税。

上述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向记者透露,除了利用低税率国家与避税天堂的优惠税收政策大胆避税,众多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还充分利用传统税收政策的“漏洞”,达到避税目的。比如美国社交网络企业向欧盟用户推出了一款社交网络软件,并收取企业广告费在社交网络软件投放广告。

只要社交网络企业要求广告商在欧盟以外国家支付广告费,那么前者的欧盟分支机构自然没有任何收入,且无需缴纳相关税收,真正达到避税目的。

这也令众多国家相当“愤怒”。过去3年以来,先是英国向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科技巨头加征2%数字服务税,后来法国、西班牙等欧盟国家纷纷效仿,均创设了数字服务税,税率在2%-3%。

他指出。“相比互联网科技巨头每年规避的数百亿美元税负,数字服务税征税额对他们而言等于是丢了芝麻,保住了西瓜。”这也促使全球各国加快了双支柱税改计划的协商,并最终达成共识。

记者获悉,随着双支柱税改计划达成共识,一家国家的数字服务税也将随之退出历史舞台。因为这些国家完全可以通过全球统一的最低税率,要求互联网科技企业补缴所得税。举例而言,若某个互联网科技巨头在爱尔兰缴纳12.5%所得税,假设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为15%,那么其他国家有权要求互联网科技巨头补缴2.5%所得税。

“不过,这是否会令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遭遇企业流失,仍是未知数。”这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认为。一方面爱尔兰等国具有相对完善的生活配套设施与人才储备,仍会吸引跨国企业将人工智能等科技研发中心设在当地,另一方面爱尔兰等国家可以通过财政奖励等措施补偿跨国企业的科研支出,变相起到降低税负的作用。

企业全球资本流动再遇新挑战

随着双支柱税改计划即将实施,多国财政收入将迎来大丰收。

此前美国财政部预计,此举或将带来约7000亿美元的联邦收入;法国智库则预计,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统一将给法国带来43亿欧元财政收入。

一家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除了税收增加,令欧美国家更心动的,是双支柱税改计划还可能驱动欧美跨国企业将更多资金回流本土,为当地经济复苏“输血”:

“这也令欧美国家拥有更大的操作空间实施积极财政措施,刺激本国经济持续增长。

以往,众多欧美跨国企业会因为某些国家的低税率政策,将部分资金留在这些国家账户,随着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统一,这笔钱就没有必要再留在低税率国家,转而可能纷纷回流欧美企业总部,作为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的新资金。

一位美国大型跨国企业亚太区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内部已着手研究双支柱税改计划给企业资金全球分配所带来的影响。以往,他们会根据不同国家不同税率,以及各国业务分支机构的经营开支需要,将资金分散配置在各国业务机构账户,如今考虑到双支柱税改计划带来的征税不确定性,总部更倾向先将所有闲置资金归集到总部跨境资金池,等待相关全球最低税率政策明确化再考虑新的资金分配方案。

在她看来,这无形间有助于企业将更多资金回流到美国本土寻找商业机会,令美国成为双支柱税改计划的受益者。

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跨国企业财务总监对此持不同观点。他们认为跨国企业最终如何安排资金流向,很大程度取决于业务全球化发展需要,以及不同国家经济增长潜力与营商环境是否优越。一位欧洲机械制造企业大中华区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

“目前总部没有要求我们将大中华区闲置资金归集到欧洲总部,毕竟中国经济稳健增长基本面,加之良好的营商环境,反而吸引欧盟总部将中国市场视为重要的业务增长点,还打算投入更多资金扩大中国业务规模。”

他坦言,双支柱税改计划将在多大程度影响各国FDI(外商直接投资)增减,很大程度取决于各国经济增长潜力是否足够大,营商环境是否做得足够好。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