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醇模拟操盘,IMF首席经济学家:新兴市场恐无力再次承受“缩债恐慌”

原创 admin  2021-08-31 13:03 

郑醇模拟操盘,IMF首席经济学家:新兴市场恐无力再次承受“缩债恐慌”

在部分美联储官员频频发出缩减资产购买呼吁之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警告,新兴市场可能无法“承受”类似2013年的“缩债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暗示刺激措施的退出将早于预期后,全球借贷成本飙升,新兴市场遭遇了大量资本外流。

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通胀在美国进一步恶化,并迫使美国突然收紧货币政策,可能会对新兴市场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戈皮纳特表示:

“(新兴市场)面临的阻力要大得多,他们在不同方面都受到冲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承受不起由主要央行在金融市场引发的恐慌。”

在戈皮纳特发表上述言论之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五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会议上表示,如果美国经济发展总体符合预期,美联储在今年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可能是适当的”,但加息尚需时日。

在过去5个月里,随着疫苗接种进程的推进,美国商业活动急剧增长,通胀上升幅度和速度都高于多数经济学家的预期。

戈皮纳特补充道:

“如果通胀持续走高,这可能会助长通胀预期,并呈现自我实现的特征。我们担心的是,通胀水平将远高于预期,这将要求美国更快地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

虽然缓冲带加强 但仍难以抵御巨型冲击

据IMF上月推测,到 2025 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累计减少 4.5 万亿美元,原因是是新兴市场可能遭遇“双重打击”——直难以获得疫苗,同时迎来新一波疫情;以及美国货币政策的“大规模”正常化。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Maurice Obstfeld)表示,鉴于疫情爆发以来债务水平不断攀升,中低收入国家遭受的冲击可能将尤其严重。

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2020年,大型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从52.2%升至60.5%,这是有记录以来最大增幅。

虽然目前许多新兴市场状况比2013年要好,有更多外汇储备、更好的预算平衡,但巨型冲击波可能会穿透这个缓冲带。

奥布斯特费尔德称:

“如果他们受到美元融资紧张状况突然加剧,以及资本逆流冲击,在疫情持续期间,那将是相当毁灭性的打击。”

根据IIF数据,在2020年最后9个月,逾3600亿美元资金流入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尽管资金流入的速度有所放缓,但许多国家极易受到投资者情绪转变的影响。

通胀上升已迫使包括巴西、匈牙利、墨西哥和俄罗斯在内的几个国家提高利率,但为了防止资本外逃和货币贬值,它们可能需要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而这也将给本土经济带来更多痛苦。

戈皮纳特表示,央行官员需要经常就他们的政策方向提供“超级清晰的沟通”。她表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